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喜欢到离经叛道 > 第229章:只一次机会

第229章:只一次机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江韧身边的这批保镖算是反应比较快,应急能力很强的一批,第一时间追击,但还是为时已晚,已经找不到袁鹿的踪迹。
  按照江韧说的,她是自杀,身上还有很多血,那一定是要进医院,他们调动了更多人,去北城各家医院查看,并没有袁鹿的消息,医院也没有接受过自杀女人的急救。
  他们蹲点了一天一夜,仍没有任何信息。
  齐辛炎发了火,搞这么一出,看着就像是串通好了,一个想法子从桂苑出去,一个则在外面接应。
  按照盛骁在茶馆里展现的能耐,他肯定会去找更精锐的一批人,加上江韧把袁鹿当做命一样看待,竟然焦急的什么都不顾全,直接带着人就冲出去,如此莽撞又不可理喻。
  现在好了,真的是作到了人财两空了。
  形势一旦逆转,就是节节败退,一桩接这一桩的坏事儿。
  第二天,他到医院,还没来得及看到江韧,海市那边来了电话,说是林凡不见了,满打满算已经失踪两天,他们几乎要把海市翻个底朝天,但依然没有找到林凡的蛛丝马迹。
  人像是凭空消失一样,消失在监控摄像下,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商场电梯,进去以后没出来。
  他们把商场几个出口的监控看了又看,就是没看到人,商场上上下下角角落落也都找了个遍,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找到。
  这简直像是发生了灵异事件。
  齐辛炎默了数秒后,破口大骂,因为分贝过高,引来了旁人关注,护士硬着头皮上前提醒,被齐辛炎骂哭。
  隔着门板,江韧也听到了他骂人的声音,孟正走出去,齐辛炎已经带着人风风火火的走了,只看到他焦急的身影。
  江韧:“炎哥走了?”
  孟正也有点费解,这都已经到门口了,竟然就这么走了,想不通,他耸耸肩说:“看起来很着急,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。”
  江韧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他说:“等过会,我亲自给他打个电话。袁鹿找到了么?”
  孟正瞥他一眼,“你说呢?”
  江韧神色落寞,没再多话。
  到了傍晚,孟正就得到了消息,原来是林凡不见了,现在齐辛炎杀疯了,安排在林凡身边的那批人,无一例外的得到了严惩。
  负责林凡安全的领头人阿坤,在林凡身边待了多年,被他一刀子给宰了,当场没了气。
  在场的人都被齐辛炎这股怒火吓到,齐辛炎一贯以来很少发那么大的火,通常来说,他对手下严厉,犯错了会有相应惩罚,惩罚的手腕也够狠,但像这样当场要命的从来没有。
  孟正听到这消息,顿时有不太好的预感。
  他也是没想到,林凡失踪,齐辛炎能有那么大的反应,还把身边多年的心腹给杀了,这是多大的怒火?
  林凡手里有七八个心腹,其中孟正跟阿坤关系最好。
  他跟江韧交代了几句就敢去了海市,阿坤有个女人,最近刚好怀孕,准备领证结婚。
  日子都已经选好了,结果碰上这种事儿,他得先去安抚好,不然到时候就乱上加乱。
  ……
  袁鹿被一路护送到了之前关育成和梁云月养老的悦庄园。
  等她看到站在大门口接她的关育成时,她才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,而不是自己的一场梦。
  她前几天就已经好了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她连着几天做梦都是自己逃出桂苑,但成功就只有一次。
  她真的准备自杀,掐着分寸,但那天晚上,她起来,拿着刮眉的刀片,准备下手的时候,江韧走了进来,她连忙加快速度,但只划伤了一道小口子,就被江韧一把抓住手腕。
  她挣扎反正咒骂,说:“我受够了!你能阻止我一次,不可能阻止我一辈子!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!”
  江韧沉静的看着她,漆黑的眸子暗淡无光,他夺过她手里的刀片,丢进了马桶里,而后拿了纸巾,替她擦了擦手腕上的血,幸好只一条细细的口子,不会留下疤痕。
  手腕上的纹身特别又好看,遮挡住那些疤痕,她死过很多回,为了他。
  你瞧啊,即便用这么繁琐的图案,也不能彻底掩盖掉疤痕。有些错误,是永远无法弥补和还清的。
  也许最好的方式,就是远离,让她忘记自己,忘记伤痛。
  江韧这些永远无法消失的疤痕,低下头在上面亲了一下。
  袁鹿猛然缩手,被他用力抓住。
  “你想的法子就是伤害自己来刺激我?”
  袁鹿不否认。
  江韧又问:“手腕上都留下那么多疤痕了,你还想再留一道?”
  袁鹿抿着唇不说话,只是暗自较劲,想要抽出自己的手。
  江韧帮她把血迹擦掉,找了个创可贴,给她贴上,说:“说说你的计划,我听听看。”
  袁鹿还是不说话,江韧等了一会,抬起眼对上她的目光,“还不相信我?”
  他笑了笑,说:“你不是跟温乾有联系么?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在看心理医生,他在全力的帮助我,我现在也有按时的吃药,所以我的情况在慢慢的好转。我现在才慢慢的意识到,其实我对你,只是一种病态执着,等我的病彻底好了,我就不会再对你有任何执念,或许我就不会再爱你。”
  “我对你的伤害无法弥补,所以这一次我放你走,就当做是弥补我自己犯的错。”
  袁鹿默了一会,最后选择了相信。
  他在感觉自己眼红的瞬间,别开了头,笑说:“你好好照顾自己,别为了盛骁就委屈自己。像这种伤害自己的事儿,就别做了,可别让我看笑话。”
  袁鹿愣了愣,有点没想到他说这些话,她又有点不相信。
  江韧有点不耐烦,“你说不说?不说我可就反悔了,机会就这一次,你没有时间想,现在立刻就告诉我你的决定。”
  最后袁鹿赌了一把,而她终究是赌对了,这一次江韧说到做到,真的帮了她。有他的配合,她的计划成功率就更高。
  她身上的血,是江韧的。
  他在身上划了一道,把血先蓄起来,做足了功夫。
  车子开出桂苑后,很快就有几辆黑色的车子跟上,那不是江韧的人,他开的极快。
  袁鹿开始以为他要反水,但这档口上,她也不敢多说一句话,只强压着心里的疑惑,牢牢抓着车子的扶手,不断的往后看,这车子就差起飞了,虽然这条路上没什么车,也没什么障碍物,但车速过快,还是令人害怕。
  开出一段距离之后,那些黑色的轿车多到已经把江韧的车子团团围住,因为里面有袁鹿在,所以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是试探性的靠近江韧的车,想要将他逼停,但又怕他一个冲动,带着袁鹿同归于尽。
  最后车子停下,江韧坐在车里没动,他回过头看了袁鹿一眼,看到她眼里难掩的激动和开心。
  她大概是很想回到盛骁身边,外面的人开始敲车窗,他没有立刻解中控。
  袁鹿收回心神,看向他。
  “你保重。”
  江韧笑了下,迅速的转过头,一滴眼泪藏于这夜色里,“走吧。”
  他解了中控,袁鹿说:“温乾和我都认为,你可以重新开始的,希望你重新开始。”
  说完,她就推开车门下车。
  她跟其中一个领头说了两句,就被那人带着上车,先行离开。
  其他人并没有就此离开,江韧知道,盛骁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恕他。
  同样,他要是完好无损,那就太奇怪了。
  他熄火,拿了根烟点上后,推门下车。
  他关上车门,倚靠着车身,瞥了眼带着袁鹿离开的那辆车,笑着对跟前捏着拳头的人,说:“等等,等我抽完这根烟再说。”
  对方还真没有动手,今天风大,吹的烟灰四处飘散,有不小心落进眼睛里的,弄得他视线模糊,眼睛生疼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